众神的world第二章一班地铁2

2020-05-22 10:53:46 来源: 上饶信息港

众神的world 第二章 一班地铁(2)

在流浪汉亮出了那把古怪的匕首后,车厢里乱成一团。

肥硕的中年妇人杀猪般一叠声地尖叫着:“妈呀,有刀!报警啊,要杀人啦!”

其他的乘客则像一群受惊的兔子,惊慌失措地四下奔逃,却又舍不得眼前的热闹,只乱哄哄地挤在了角落里,露出半个脑袋观望。

流浪汉没有理会身后乱糟糟的一团,他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列车车尾的方向,仿佛那里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然而高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零星稀疏的安静的乘客和一节节晃动的车厢。

高潜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一幕闹剧。

片刻后,他开始不露痕迹地悄悄往座位的另一侧移动。

流浪汉却仿佛脑后长着眼睛:“它是冲你来的,和我待在一起,你也许还能保住小命。”

高潜僵住了动作:“谁?谁冲我来?”

像是在回答他的问话,地铁隧道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巨大而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听上去像是列车上的什么部件掉了下来,拖拉在了铁轨上。

听到声响的乘客们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又是一声更刺耳的巨响,似乎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车厢上,紧接着列车尾部传来女人惊恐的尖叫,车厢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摔倒的乘客大声地咒骂列车司机。

高潜紧紧抓住身边的立柱固定住自己,一种冰凉的感觉窜过他的脊背,他的心脏止不住地狂跳起来。他隐隐觉得自己知道车尾发生了什么,就像是那场夺去他所有家人生命的煤气管道爆炸,什么东西就在那里,尽管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他却十分肯定。

巨响接二连三地响起,高潜僵硬地盯着列车的另一端,眼睛不能置信地越瞪越大。

随着每一声巨响,长长的地铁列车就会少了一节。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隧道中肆虐,车厢被随意地扯脱,像被表弟拆成碎片的玩具蛇一样,一段段散落在隧道里。脱落的车厢大多变形,或翻倒或在轨道上刺耳地滑行。在车厢脱落的一瞬间,高潜看到乘客们惊惶地趴在地上,彷如铁盒子里的小虫子般翻滚,然后在视线中迅速远去,沉寂在黑暗中......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那么高潜希望自己立刻醒来。

列车后半段车厢里的乘客这时方才从震惊中回神,争先恐后地向车头方向冲来。

“跑啊,站这儿等死啊!”一个乘客在经过高潜时扯了他一把。

高潜一个趔趄,却没有动。

跑?在一列飞驰的列车上,能往哪跑?更何况,如果这东西真是冲着他来的,他也跑不掉。

列车在这时剧烈地颠簸起来,也许是失去了几节车厢让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许是司机发现了情形不对,强行提速。

高潜拉着立柱稳住身体,同样拉着立柱的还有那个流浪汉。和满车惊惶的乘客截然不同,他的神情沉稳,目光始终盯着车尾的方向,在一连串的巨响和尖叫声中,他举着刀的手,连晃都没晃一下。

“那是什么玩意儿?”高潜努力平稳着声音问。

“一坨大狗屎,很大。”流浪汉严肃地回答。

“冲我来的?”

“我猜是。”

“凭什么猜是我?”高潜的眼睛终于从那一节节不断消失的车厢上挪到了流浪汉身上。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流浪汉扭头看了高潜一眼,眼睛眯了一下,很久之后高潜才醒悟当时这家伙是在对他笑。

然而高潜看着流浪汉落魄的衣衫和手中那柄怪模怪样的匕首,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是,我们不是。”他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一份有前途的工作,再过一个星期手上的项目完成,他很可能升职为部门经理。他甚至已经打算求婚......

“小子,这是命运,你逃脱不了,我们身上传承着同样的血脉,而且这家伙会找上你就是的证明。”

“根本就是自说自话,这列车上明明有这么多人,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那东西找的就是......”

“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流浪汉打断了高潜,迅速地道,“你和普通人不一样,你一定从小就注意到了,你也许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事,听到奇怪的声音,或者至少能感觉到未知的生物。而且你好斗,喜欢打抱不平,在学校经常惹麻烦,别不好意思,我们这种血脉的人都这样。”

“我没有不好意思。”高潜面无表情地道,“我也没有看到过什么奇怪的事。”

流浪汉扭头看了他一眼:“看样子你是迟钝型的。”

轰的一声,

近的一节车厢尖厉地啸叫着,在隧道墙壁上擦出刺目的火花,随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车厢的断口就在高潜前面几米远处。高潜以为自己会看到地铁的铁轨,然而他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地铁列车拖着仅剩的残破车厢,像是奔驰在一头怪兽的肠道里。潮湿阴冷的空气长着手脚一样从车厢断口处攀附进来,缠绕上众人,带着令人作呕的机油和霉菌的气味。

“你还在等什么?”高潜紧张地道,“你知道怎么对付这东西是不是?”

“当然,只不过长得丑了点而已,不过我真不明白,这种东西怎么会找上你这种菜鸟......”

“哪种东西?”高潜瞪着面前黑暗,从头到尾他就没看到流浪汉口中的大狗屎,但他清楚地知道那里潜伏着一只隐形怪兽,在它的身后还留着一堆废铜烂铁的地铁车厢和一群不知生死的乘客。

“恶魔,污灵,也有人叫他们黑神使,这取决于你是哪一边的。”

恶魔?高潜迟钝地重复,白日里敏锐的大脑在此刻运转得格外缓慢。

黑暗中的隐形恶魔像是在欣赏车厢中的惊惶和尖叫,它没有像之前那样干脆利落地再次毁掉这节车厢,而是静默地潜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高潜回过头,原先车厢里的乘客们早已争先恐后地涌向车头方向,只有那对情侣还蜷缩在车门的一角。女孩坐在地上,盯着破碎的车厢口,像是看到了什么极骇人的东西,眼球突出,脸孔扭曲,一动不动,她的男友正抖着手试图将她拽起来。

她根本不像林茜,高潜收回了目光。林茜优雅,冷静,智慧,他可以将一切美好的词语用在林茜的身上,他原本笃定会和林茜共度一生的,只是没想到......

也许是死亡的临近让高潜不再排斥想念林茜,他贪婪地回忆着和林茜相处的每一个点滴,然后他苦涩地想,等她明天看到时,会不会猜到那堆与破铜烂铁混着的血肉中,也有他的残肢?

他忽然不想这么窝囊地死去。恶魔?那又怎样!他看了眼流浪汉手中的锯齿状刀刃的匕首:“匕首还有吗?”

“匕首?”流浪汉看了高潜一眼:“这叫破魔刀,现在给你你也用不了,想成为清道夫必须要经过训练,如果这一趟你没死,我就训练你。”

这时,一声巨大的轰响从车头传来,接着是乘客们惊恐之极的尖叫声,高潜回头看到乘客乱纷纷地退了回来,显然车头也被恶魔扯掉了。

车厢失去了动力,速度慢了下来,仅剩下的几节车厢还连在一起,有人开始绝望地嚎哭,也有人大声地咒骂。

在一片惊慌失措的背景音中,高潜平静地看向流浪汉:“什么清道夫?清理狗屎的清道夫?”

流浪汉咧了咧嘴:“可以这么说,清理一切不属于人间界的脏东西,这就是清道夫的工作。”

“要是我死了呢?”高潜问道。

流浪汉皱眉,扭过头盯着高潜。

高潜双脚悬浮起来,双臂伸展,离地越来越高。旋风卷着车厢碎片在他的身侧飞舞,他僵直着手脚,悬浮在空中,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某位。

高潜看到流浪汉震惊地张大了嘴,但是此刻高潜已经无法再说什么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掌控了他的身体,他可以感到身体的每一部分,却无法控制它们,他觉得自己像是寄居在别人的躯壳里,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渐渐被拉成水平,像一把横在车厢中的标枪,标枪的枪头正对着车厢壁。

高潜双目圆睁,牙齿咬得几乎出血,他的正前方是那块屏幕,画面上的美女刚刚完成了热舞,正坐在镜头前和观众互动。

他感到身体稍微向后撤了一些,他仿佛知道那无形的力量想要做什么。

不!他在心里嘶吼,身体却如炮弹,狠狠地撞上了面前的显示屏。

砰的一声碎响,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

眼前的画面,是一片红雾中,直播间里的美女,浅笑盈盈地看着他。

自然瘦身减肥方法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
治疗老人冠心病的药物治疗
六盘水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抚顺白癜风
山东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铜川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怀化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