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二首

2019-07-13 22:09:54 来源: 上饶信息港

《祭》

春分,天地之神

及其庇佑的先祖

共同承受世俗的烟火

于荒芜再次复苏消逝之灵

《灵》

倘若,魂真的存在

我为先祖点燃的这些纸钱

以青烟之袅袅,用石刻之碑

引你走出这日益孤穷之坟

《坟》

此刻,我面对你另一世的家园

虔诚的匍匐,以我的亲吻

轻触荒原之下律动的岁月

交谈,和所有先祖之影

《影》

在这盛大的祭拜的仪式之后

我以睛空朗照的阳光之下

以我投于埋你骸骨之地的影子

重叠、融合所有流年之忆

《忆》

因为天社的烟火

我今日之回眸

必将与曾经的翘首邂逅

于阴阳交合之界

《界》

我此刻无法找到生死之界

时光仅如此严丝合缝

一如无可抵达之地平线

总在远方之远处逗我心惶

《惶》

踟蹰之行,总穿越惊恐岁月

死亡地带,以夜色的鸮鸣

惊悸童年的心跳和梦魇

在成长的岁月里梦伊之怀

《怀》

一直寻找偎依之怀

既使岁月之纹刻满眼角眉梢

总在彳亍中寻温暖目光

轻轻打开缠绕一世之结

《结》

记忆之蛛以经纬细密结网

等思念错乱时光的走向

让纠结的心事

解不开来事情牵之谜

《谜》

佛家梵音将所有的答案

藏于玄妙的禅机

缘在万物之色中幻化成空

先祖如佛,在心念之间

2016.3.20

写于青海的天社,春分。

《春天,为你写诗》

鹅毛之雪,在春分之后

在艳阳之后落我的北国

新芽的春色身陷寒雪的囹圄

而我仍以我不改的初衷

为你写诗,以我囚在荒芜的心灵

以及所有关于绿色的憧憬

为你歌吟,以我草原悠扬的牧歌

以及所有蔚蓝里飞鸟嘹亮的啸鸣

为你写诗,以北国依旧飘飞的晶莹

以纯白的哈达,伸出虔诚的双手

以我辽远的空阔,敞开所有的胸怀

以我湛蓝的圣湖,迎迓鹤雁的蹁跹

为你歌吟,以春风浩荡之激越

擂响季节进军的鼓声,以绿色的入侵

让枯草之幽灵寂灭于凯歌的烟火

用百花为瘦弱的牧群摆下饕餮的盛宴

2016.3.21

《我感到幸福》

久旱至于三月的飞雪

那些翩然之舞蹈

是鹤于蔚蓝里遗留的羽毛

自那个丰饶的秋季

穿越昆仑、巴颜喀拉雪峰

落于我大河深切的谷地

给我一个湿漉漉的清晨

轻踩那些洁白,脚底

分明是雨水滴落的轻吟

亦如鸟儿在枝头的啁啾

温润的空气里弥漫青草的清香

走在这湿漉漉的清晨

我的侧耳,分明听到春燕

在屋檐下的旧巢内呢喃

似幻亦真,如丝丝优柔之风

自左至右,穿过我的心房

律动幸福的心音

2016.3.22

《当你成为背影》

伞之款款

在雨淅淅沥沥的苍茫里

于曾经邂逅的小巷失踪

一如凋零的花红

在彼岸成为我凝目的神伤

可是,伊决然的背影

在我的眸子之深处

依旧婀娜青春的风姿

牵引我流年里定格的翘首

等你在心痛的泪水中回眸

既使誓言在风尘中成殇

既使地老于天荒之宿命

2016.3.22

《夜》

雪是今夜出尘又入世之精灵

在我仰望的天空是翩然的庄蝶

栖息在我夜梦里桃树的枝头

此刻,风已经停息

所有的沙尘匍匐在大地的胸膛

纯净的心事填满荒芜的空白

此刻,我已经告别酒味的宴席

踽踽独行在这尘世空旷的街头

敞开所有的心事和雪之精魂对语

此刻,所有的疲劳夜归

踉跄的脚步在雪地中打滑

双手却紧随蹁跹的蝴蝶舞蹈

谁的笑声刺破落雪之夜的宁寂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逗引着暗藏于季节深处的蛙鸣

2016.3.23

《旷野之怀》

此刻,鹅之羽片飞舞的旷野

我只属于这落雪的苍茫

如黄昏之后夜色延展的无极

包容饥饿之狼群寻猎的舞步

既使我的牧群惊悚于悲凉的啸嚎

我亦将敞开这旷野巨大的胸怀

包容这初春里依旧冷寂的所有生命

既使我的鸣虫蛰伏在时光深处

我亦将张开这山脉伸展的双臂

拥这连昼连夜浩大的落雪

以纯净的翅羽飞舞、回旋

既使鹫鹰在他的巢穴寂寞地孤独

我亦将挥舞冷冽之剑横扫山川

剖开所有山谷里滋生的暗影

相信,荒芜将在一色的洁白里寂灭

相信,在太息般的喘息之阵痛之后

在黎明诞出湿漉漉的一轮红日

2016.3.23

《恋》

既然前世的约定在今生回眸

在丁香淡淡忧伤惆怅之青春

邂逅于必然的牵手

即使不说爱你,我的凝目

亦将睇你于每一个白昼与黑夜

用我温柔的目光抚你的疲倦

用我律动的心音应和你恬静的鼻息

相信所有的水流循环在大海

大海不枯,新的岩浆必将持续喷发

再造永恒的岩石,岩石不烂

新的岛屿正在孕育,山脉依旧隆起

即使生命必将决然走向寂灭的宿命

我不会放弃五色经幡前轮回的誓言

下一世亦将在紫丁香的花丛中等你

等你以蝶的蹁跹款款落入我的眼眸

2016.3.24

《轻吻那一抹蓝》

风息,雪停

阳光醒在无云的瓦蓝

在我的高原

在我干涸的河床

逗引溪流潺潺的鸣响

那是谁掩不住的春情

以湿润的唇轻吻

梦中的蓝

雪峰遥望雪峰

将视线延展成旷野的白

一色的纯净

坐拥阳春三月廋弱的绿

在我湛蓝里

以飞鹰的盘旋俯瞰

并凝目我的牛群

伸出千百条柔软的舌

轻卷嫩绿的清香

2016.3.25

《迷路》

是不是,坚城坍塌之废墟

埋葬着奢靡中不醒的魂灵

一如庞贝及无数个庞贝的寂灭

在历史的瞬间刻写醒目的悲叹

却无法遏制新的城池无极地蔓延

谁看见宏大的建构之下

贪婪、嗜血的本性张扬地肆意

以繁荣的名义制造大地之殇

人类啊,为什么一次次惊醒

又一次次痴迷在前行的路途

一次次伸出救赎的双手

又一次次托举其迷茫的空白

是不是,每一个灵魂

都需要一颗星星的指引

才不至于沦落,在烟云中迷失

那就让信仰的旗帜高高飘扬

在我们必经的每一个路口

以醒目的指向,让我们走出迷津

让迷失的心魂回归初始的本原

2016.3.25

《墓碑》之一

在春分,青海人的天社

我的匍匐之虔诚

拜谒天地之神和先祖

在碑前再记一次生辰和忌日

在心里树起一座忆念的墓碑

不刻关于您们功德的颂词

只铭刻您们慈祥的面颜

然后想着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掩埋这无极的荒芜

掩藏这卑微的人生

让腐朽的腐朽在一色白的纯净

让永生的永生在雪后无息之蓬勃

一如葳蕤之草漫过所有的山岗

让静默的墓碑兀自承受寂灭的疼痛

2016.3.25

《墓碑》之二

除了儿女,谁还记得

你墓碑上的铭文

那些颂词中没有确切的事迹

亦如你存在过的卑微

在日渐空寂的村庄里烟消云散

你曾说,葬你在那个向阳的山坡

只求一座荒丘般的坟冢

尸骨必将腐朽,灵魂必将转世

或鸟、或兽、或下一世为人

不要立碑,怕下一世在某个坟场

遇见前世的名字,不适今生的宿命

可是,周边年年的天社鞭炮鸣响

新碑和旧碑渐次构成碑的丛林

均以孝的名义炫耀死亡之宏大

以碑的形式宣示永恒之不朽

我听见一声喟叹自解冻的地层传来

一如生者叹息死者老年里的无依

焚烧的纸钱是否能够救赎悔悟

在一个徒有其表的碑前

2016.3.26

《把柄》

文/丰月

是不是,回眸里

那些不堪的往事

一直以无可名状的暗影

存在于内心

总在善意的讪笑里

成为戏谑的把柄

是不是,陌生之后

为了相聚的欢颜

必须以那些不堪的把柄

用来下酒,用来调笑

用来温热曾经贫穷的童年

赤脚追赶野兔的日子

是不是,温饱之后

还需要回忆饥饿的时光

偷鸡摸狗、踩断谁家的果枝

还需要将哭泣的清泪

以及那些懦弱的往事珍藏

即使不堪的往事终将成为把柄

成为被人讪笑的把柄

2016.3.28

哈尔滨治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
治疗癫痫良方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