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痴恋知始终纪录

2020-09-16 09:47:13 来源: 上饶信息港

十年痴恋知始终 火爆小说《十年痴恋知始终》由作者1夜笙歌所著,目前在掌中云已完结,该小说主要围绕方晓染和沈梓川爱恨纠缠的感情故事为主题展开叙事,情节新颖,情感真实,语言精美,可谓一部凄美佳作,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了:方晓染刚回到客房,就有人敲门,她以为是心中所念的那个人,可开门一瞬间发现居然是李嫂,这个家里对自己的人。看着那1晚热腾腾的饺子,这个孤独的女人顿时心头有了暖意,可当李嫂说出是沈梓川让自己做的时候,那份惊讶真是让人很难接受,难道这个男人改邪归正,看到自己的真心了。

>>>《十年痴恋知始终》在线阅读<<<

《十年痴恋知始终》章节试读

方晓染从沈梓川位于二楼的卧室出来,沿着楼梯拾级而下,来到她住了4年的客房,洗簌终了,刚换了件舒适的棉质连衣裙,外面传来的轻轻的敲门声。

听这轻柔的敲门声,方晓染能肯定站在外面的人不是沈梓川。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突然就觉得很失落。

方晓染走过去打来了门,视野撞上了两手端着如火如荼早点的李嫂,是她喜欢的牛肉芹菜馅水饺。

从李嫂手里接过水饺,她几近是下意识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又有几丝温暖,“李嫂,我还真感觉饿了,谢谢你。”

“太太不用谢我,是沈先生吩咐我做的。”

消失了很久的方晓染终究回来,李嫂很高兴,嘴角的笑意,怎样也遮掩不住。

她其实不知道这段期间方晓染和沈梓川之间产生的事,只知道方晓染这次回家,沈梓川的态度有些变化,居然特地吩咐她做早饭给方晓染吃,的事。

方晓染正把一颗精致美味的饺子送进嘴里,听到李嫂的话,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犹豫了一下,放下碗筷平静地问,“是他要你给我做的?”

“是啊!沈先生终究明白太太你的好,知道关心你了。”

李嫂脸上不自觉堆满了笑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太太你守了这么些年,总算守到了沈先生回心转意,我真替你和沈先生感到高兴,以后啊等你们生了孩子,我就服侍太太沈先生和小少爷……”

听到“孩子”两个字,方晓染心口一痛,端着碗筷的手抖了抖,碗里奶白色的高汤泼洒在她的衣服上,地板上,空气里立刻弥漫一股浓浓的鲜美的牛肉香味道。

“太太,你没事吧?”

李嫂见方晓染的脸色一瞬间煞白,急忙走上去从她的手中接过碗筷,飞速地放在一旁的茶几上,又走进洗手间扯了块干净的毛巾给方晓染擦拭染在衣裳上的污渍,然后蹲在地上敏捷地处理弄脏了的地板。

“我没事。”方晓染白着一张脸摇了摇头,“李嫂,我吃饱了,你先出去吧。”

“好的,太太。”

李嫂整理好就要出去,关门时,方晓染的声音柔柔地响了起来。

“李嫂,你还记得两年前沈爸爸从老宅的二楼阳台意外坠落的事吗?”

“太太,我固然记得,还很有印象。当时老爷身边有常常陪着他的老管家,老管家那天身体不舒服,上吐下泻,大清早就被送去了医院,我随着太太你去给老爷送特地给老爷准备的生日礼物,我刚把那件礼物送进老爷的房间,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喊老爷掉下去了,她们都说当时在阳台上只有太太和老爷……太太,我是不相信的,我知道你心肠善良,不会把老爷推下去。”

回忆起两年前产生在沈家老宅的大意外,李嫂照旧神情很激动。

就是产生那件事情以后,方晓染和沈梓川本来就相敬如冰的婚姻,变得更加摇摇欲坠。

方晓染苦涩地笑了笑,“是啊,全部方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就只有你相信我是无辜的。”

沈梓川,你听啊,连方嫂都确定我不是伤害沈爸爸的凶手,可你呢,对我的信任还不如一个佣人。

注意到方晓染脸色很难看,方嫂关心地说道,“太太,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沈先生早晚会找到事情的真相,还你一个清白的。”

“希望吧。”

方晓染无奈地叹息,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当时所有的证据一定还没有全部被方嫣容抹除,都没能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更何况是现在。

等方嫂离开后,方晓染面色郁郁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以后的自己该怎么办。

想起沈梓川对她的狠和恨,她实在没有勇气继续这段无爱而痛苦的婚姻。

孩子没了,她再也没有‘只要能呆在他身旁不管他怎样冷暴力都没有关系’的白痴想法,再也没法像之前那样不畏伤害一腔孤勇地爱着他。

想起那个无辜流产的孩子,方晓染一双美丽的眼珠有压抑不住的黯然。

恍恍惚惚中,不自觉地睡着了。

半昏半梦的时候,方晓染感觉到头晕目眩喉咙溢酸想呕吐,急忙从床上爬起来,一头冲进卫生间俯身趴在马桶上干呕,吃的一点水饺都吐光了,呕的都是酸酸的水液,呛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

书房里,沈梓川长腿交叠,在办公桌旁正处理公司的紧急文件,助理沈白打了个电话进来,“沈总,下午三点有一场高层会议需要您本人亲身到场主持。”

“行,我知道了。”

沈梓川在文件上签完一个字,端起微烫的咖啡轻啜了两口,漫不经心地说。

垂眼看了下腕表,一点5十分,现在驱车去公司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差不多可以动身了。

男人腾地站起来,穿上黑色西服,系上同色系的领带,迈动大长腿走出书房,直接下了楼,经过客厅的时候,脚步一拐,朝方晓染住的客房走去。

刚走到门边,透过虚掩的缝隙,沈梓川模糊能听到方晓染在里面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沙哑声响。

心,猛然1惊。

身体比大脑更诚实,做出直接的反应!

沈梓川大手一把推开房门,细长挺立的身躯直接快步往里走。

眉宇紧皱扫了眼,人不在卧室,那就是洗手间。

此刻,方晓染呕了好一阵子,再也吐不出甚么东西了,忍着那股子晕厥感刚要站起来,突然天旋地转,全部人犹如断翅的小鸟软绵绵朝地板上歪倒……沈梓川见状,瞳孔微缩,迅速跨进去眼疾手快地伸手把方晓染捞在怀里,抱着她出了这味道闻起来委实不舒服的地方。

“你……沈梓川,你要干什么??”

等晕眩的感觉稍微轻缓了一点,方晓染渐渐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沈梓川抱进了迈巴赫的后座,然后他高大身躯也强势地朝她压了下来,直到,她压得呼吸困难,差点一口气喘不匀。

“你这幅鬼模样,我能干什么?”

男人漆黑双眸里含着怒气,抱怨这倔强的小女人明明身体虚弱生病了,却硬撑着不告知他。

愤怒下控制不住力度,只凭着身体里的一团怒火和邪~火,1俯身就对准方晓染略微苍白却形状完善的唇瓣狠狠吻下去。

“呜……”

方晓染疼得不断地摇头躲避。

直到男人觉得惩罚得差不多了,方才松开方晓染的身体,直起挺立的身躯恢复温文尔雅的样子,冷眼盯着她,“你生病了,我给你换些新鲜空气。”

方晓染随即也从后座爬起来,坐在离沈梓川远点距离的位置,无从得知他说的是真是假,淡淡地说了声“谢谢”,便没有再开口。

这个男人的心思,深不可测,她真的没心情猜来猜去。

司机把车开到中途中,沈梓川接了个电话,是沈白打来的,恭敬地询问大概几点能赶到公司。

男人深邃的眸光落在方晓染几乎瘦了一圈的小脸,心疼藏得很深,皱眉说道,“我女人生病了,估计要晚一点。”

方晓染的心,由于他说“我女人”三个字,哐当哐当跳个没完没了。

不知道沈白在电话里头说了什么,沈梓川挂断电话后皱眉看着车窗外一言不发。

因而,方晓染悸动的心重新恢复了沉寂,暗自嘲笑自己:他就是随口1说而已,方晓染,你此款设计集上代宇航服优点与未来设计为一体。特点是宇航服上身和侧身都装有发光板别再自作多情了。

一路沉默尴尬地抵达宋子健名下的市立医院,方晓染拗不过沈梓川的坚持,被他拖着从头到脚都折腾了一遍,做了个全身体检,除妇产科。

大概由于考虑到她刚做了一场流产手术,沈梓川刻意避开了这项检查。

医生给出的结果是低血糖造成的急性感冒,给方晓染开了几盒处方药,在沈梓川的坚持下,又给她安排了三天的住院时间。

方晓染拗不过,只得同意。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无言地走进病房,沈梓川顺手拿起透明玻璃杯接了大半的开水递给方晓染,算是风度翩翩挺绅士,“先吃药。”

方晓染抬头,漂亮的水眸看向他,“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在他眼前,她很少撒娇,更不会矫情。

之前感冒发热,每次都是她独自一人到医院看病,多带上李嫂。

不是没想过软弱的时候给沈梓川打电话寻求安慰和帮助,但每次他给她的,都是冷冰冰的谢绝。

天长地久,她对他,不再有过剩的期望和苛求。

沈梓川黑眸回望方晓染,从她的脸上瞧出一闪而过的失落和苦涩,大概揣摩到了她此刻在想甚么,心口莫名1窒,声音放柔了两个音节,“不急,我看着你吃完药就去公司。”

话刚落下,他的手机响了。

方晓染下意识瞥了眼,见屏幕上闪耀“方嫣容”的字眼,纤细手指,根根收紧,无声地将水杯攥在手心。

沈梓川并没有走远,站在原地摁了下键接听电话。

但他没有开启扬声器,以致于方嫣容到底在电话里头说了些甚么,距离他很近很近的方晓染根本听不见。

不一会儿,沈梓川挂断通话,拧着眉头对方晓染说道,“嫣容移植到体内的那颗肾产生了排异反应,我马上赶过去。”

“嗯。”

方晓染淡淡点了下头。

他牵挂方嫣容的安危,她还能说甚么呢?

争不过的,她都争不过每天几近都在用生命演戏的方嫣容。

等沈梓川离开后,方晓染忘记了吃药,闷闷地随着走出去,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站着发楞。

对面途经一个女人,刚要转身,又急刹走回来,朝方晓染疾步走过去!

灰指甲是由哪些原因引起的
灰指甲是什么样的
先声药业两个新药相继上市,创新升级加速打造核心竞争力
先声药业和G1 Therapeutics宣布签署有关Trilaciclib产品在大中华地区的许可协议
本文标签: